Blog

太坏了!最后6秒首钢示意放弃进攻西热却从方硕手中抢走篮球

June 26, 2020 Post in 默认分类 0

  在上一轮CBA常规赛中,新疆男篮以67-78输给了首钢男篮,遭遇了复赛以来的第一场输球。作为CBA实力出色的两支球队,他们的交手也是引起了很大的关注,由于新疆男篮这场比赛是以全华班阵容出战,所以在面对首钢男篮2位外援带队的时候,自然会有一定的弱势,导致最终输掉了比赛。

  在本场比赛中,首钢男篮展现出了很高水平的防守能力,他们让新疆男篮全场比赛只拿到了67分,也让新疆男篮的主力核心周琦没有发挥出应有的水平!周琦在本场比赛中投篮只有14中5拿到了17分14篮板,西热力江全场比赛只有14中3拿到8分5篮板,而且他在比赛最后时刻的一个举动,更是受到了很多网友的质疑,似乎是有些输球输人的意思。

  在最后一节剩下25秒多的时候,双方比分已经失去了悬念,此时作为领先一方的首钢男篮,他们从后场发球运到前场。首钢球员翟晓川也是跟对手示意,我们不准备进攻了,然后静静等待着比赛结束。但是在翟晓川准备运球过前场的时候,新疆男篮的2位球员可兰白克以及西热力江依然在尽力地防守,差点是抢断了翟晓川的运球,好在最后他把球传给了队友。

  在抢断无果之后,新疆男篮全队也是放弃了最后的防守。此时,首钢男篮的后卫方硕原地运着球,在剩下6秒钟的时候抱起了球,等待着比赛结束的钟声响起。不过,西热力江此时做出了1个很坏球品的动作,他向前走向方硕,看着好像是要跟对手示意握手,结果直接把方硕手中的篮球抢走,准备冲击篮筐打进一个2分,结果裁判却吹罚了首钢男篮24秒违例,西热力江也算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可以说是非常尴尬了!

两座ZOE电子竞技概念呼应了最新的雷诺单座赛车的风格

June 26, 2020 Post in 默认分类 0

  雷诺ZOE电竞概念车在2017年日内瓦车展上亮相彰显了雷诺对电动汽车持续发展的承诺。

  基于全电动ZOE的超迷你平台,ZOE电子竞技概念借鉴了雷诺集团在国际汽联一级方程式锦标赛中的三年成功经验。这个全电动单座赛车系列在世界各地充满挑战的街道赛道上进行了战斗,事实证明,这是大众享受高性能电动赛车的一种流行且便捷的方式。

  两座ZOE电子竞技概念呼应了最新的雷诺单座赛车的风格,其配色方案反映了e.dams团队的制服。轻巧的车身结构由碳纤维制成,汽车的磅秤仅重1,400千克,包括电池(450千克)。这种极小的重量以及出色的空气动力学性能,接近460bhp的功率和640Nm的扭矩,有助于汽车在3.2秒内从静止状态加速到62mph。

  雷诺于2012年推出了全系列电动汽车,并继续在当今的市场领导者中脱颖而出。由于ZOE牵头,该品牌继续探索电动汽车的各个方面。

  雷诺ZOE是一款全电动汽车,可提供平稳,敏捷的行驶体验。它以最高的环境标准制造而成,具有独特的驾驶乐趣。

  新的雷诺ZOE 在2016年巴黎车展上首次亮相,标志着大众市场电动汽车发展的重要一步。它的续航里程为250英里(NEDC),相当于现实世界的夏季行驶里程186英里,冬季行驶里程124英里。新型ZE40电池使您不必为汽车充电,而又开辟了更多的旅程选择。New ZOE还提供了一套经过改进的新连接服务,以简化电动驾驶,包括ZE Trip和ZE Pass。

  ZOE电子竞技概念车与Formula E的联系非常明显,这要归功于卫冕冠军雷诺e.dams队2016/2017涂装的配色方案。主色调为缎蓝色,车门后视镜以及前后保险杠饰条上均闪烁黄色。保险杠,扰流板和前大灯/进气口周围都有碳纤维涂层。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6月24日小鸡答案 我国的传统小吃冰糖葫芦最开始是一种什么A:治病偏方 B:宫廷美食

  新的Geekbench列表点燃了Pixelbook Chrome操作系统的猜测

  华硕Zenfone 3 Max更新带来了Power Master应用程序和其他一些优化

“篮球少年张家城”走红背后是什么在改变体育生态?

June 25, 2020 Post in 默认分类 0

  “一代人离去了,下一场的哨声还会响起。”82岁高龄的宋世雄先生在最新的一则探讨中国青少年篮球教育的视频中这样说道。

  作为目前最为年长的一代体育媒体人,宋老先生的这句话凝聚了他对中国青少年儿童篮球运动的期许。

  宋老先生以前可能都很难想到,政策的推动、教育理念的转变、媒体技术和传播渠道的进化,如今青少年体育和教育能够以这样的形态存在和发展。

  在这段宋老先生配词朗诵的2分钟短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活跃在快手平台上形形色色的中国篮球下一代:他们既有CBA职业篮球运动员,也有学生业余运动员;既有人高马大的路人大神选手,也有还在蹒跚学步的幼童。更重要的是,这些选手有的坐着轮椅,拄着单拐,甚至躺在病床上,他们投篮的篮框很多都显得非常规或者简陋,但这些身体上和场地上的不足都无法掩盖他们对篮球的执着,尤其是当他们不断呈现出令人赞叹的球艺的时候。

  简单来说,这个视频中没有耀眼的球星,但扑面而来的却是来自于中国普通青少年对篮球运动的热爱。

  众所周知,近年来短视频作为一种新的媒体形态正在强势崛起,无论是各种短视频应用的月活跃用户数、日活跃用户数还是人均使用时长,都在不断增长。随着短视频平台的兴起,这种更低门槛的内容生产和接收机制,让普通人在互联网上拥有了前所未有的展示自己的机会。

  上述这个短视频正是这种时代下的聚合产物,而其选取的内容来源自快手。在快手平台上的众多“草根”篮球爱好者中,刚进入大众视野不久的张家城是近来讨论度最高的话题之一。

  张家城是一名来自广东云浮高村的14岁初中生,5岁时由于一次机械事故失去了右臂。在张家城的快手视频中,他荡着右手的空袖管,仅用左手就能灵活完成运球、投篮等一系列动作。

  今年5月30日,张家城应邀去珠海观看一场篮球赛。比赛间隙,几位球员邀请他单挑。这段视频被现场观众传上网,张家城一夜之间走红。至今为止,张家城在快手上已经有超过30万名粉丝。

  张家城突然的走红引起了各方的注意。6月,张家城受邀参观了广东宏远俱乐部训练基地,之后还收到了NBA球星斯蒂芬库里的礼物。就在6月20日CBA复赛的当天,张家城受邀来到了广东队对阵山西队的现场,作为嘉宾为易建联和葛昭宝的跳球进行开球。

  如果说张家城是一出克服自身障碍的励志故事,那么“凉山科比”则演绎了什么是榜样力量的传承。

  “凉山科比”真名曲比尔里,家在四川凉山州美姑县巴普镇基伟村二组。他在2019年初在快手上传了一则自己模仿科比后仰投篮的视频。这条视频迅速让曲比尔里火了起来,如今他在快手上的粉丝已经超过了32万人。

  他的走红已经开始影响到了一些人。就在2019年末,巴普镇基伟村二组成立了篮球队。除了曲比尔里之外,队里都是一群8-13岁的小孩子每天跟着他练球。与职业篮球运动员相比,“凉山科比”的故事更能渗透到他周围的人群当中。

  事实上,曲比尔里已经有了自己的“模仿者”。同处凉山彝族自治区的“凉山小科比”就是其中之一。

  “凉山小科比”真名古古罗加子,是一名四川大凉山小学的学生。他通过“鹰之战”账号在快手上传的视频而被大众所熟知。小科比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视频上传于今年4月7日。视频中的古古罗加子牵着自家的小黑狗,背上了篮筐、篮球和一些简单的食物,和小伙伴们登上了凉山自治区中的一座山顶。清晨,小科比拖着一根比他人还要高的树干行走在山顶的雾气当中,用这根树干和自备的篮筐,小科比和小伙伴们在山顶的茅草屋旁搭起了一个简易的篮球架,这便开始了自己一天的篮球时光。

  正是这些特色明显的篮球少年的视频传播,迅速吸引到了更多像张家城、小科比、曲比尔里这样的普通篮球爱好者也开始主动分享自己的生活。

  今年4月22日,习总书记在谈及青少年健康的时候表示,中国少年当“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习总书记认为,目前中国青少年普遍“眼镜化”,身体健康程度也由于体育锻炼的减少有所下降,而青少年体育教育是解决这些问题的重中之重。

  相比其他运动,中国的篮球人口数量庞大,在腾讯体育此前发布的《2018中国篮球调查白皮书》中,篮球人口达到1.43亿,是中国普及度最高的运动。在这份白皮书中提到,中国20岁以下年轻人和25-35岁成年人两个典型群体中,反馈身边好友喜欢篮球最多的网民,分别为52%和40%左右,在所有运动中排名第一。

  2019年切入体育领域的快手当然也看到了这些趋势。自从去年正式成为CBA 官方短视频合作伙伴之后,快手开启了国民篮球光合计划,与CBA携手在内容生产者激励、青少年选拔集训等多个维度开展合作。此外,快手还为篮球内容创作者提供巨大的曝光流量扶持,帮助他们获得关注、自信和体面的收入,打造真正意义上的全民篮球社群。

  如今这种思路正在逐渐显现。除了和CBA这个中国第一篮球IP进行更多的绑定合作外,快手也将视野更多放在了普通篮球爱好者尤其是青少年身上,如对特定篮球线的优秀原创作品提供最高100万的额外流量扶持。除此之外,快手还激励篮球创作者积极生产内容,其中佼佼者既有机会亮相CBA,也可以获得千万流量曝光和高额的现金奖励。

  头部短视频平台优势和扶持举措,会让中国更多的“张家城”们从中受益。他们能够走出所处的偏远之地,挣脱物理空间的限制,而逐渐被大众了解和熟知。而正因为被外界所熟知,偶像和榜样的价值也会从一个曲比尔里传到下一个曲比尔里身上。

  这样的好故事,如今能够通过合适、迅速且更实景的媒介形态,传递给大众,形成精神共鸣,并塑造一种纯粹、健康、阳光的价值观,这称得上是技术、媒体的进步给体育带来的最好助力,而体育的力量又能够给平台加分。

  日常生活中更多的普通人,在观看这些短视频的过程中,也能感受到更多的,因为篮球或者体育运动而带来的最单纯的快乐。这种快乐同样可以反过来影响家长和小孩的选择,继而参与到对下一代的体育教育当中。

  正如同宋世雄老先生在短视频里所说,你心里的热爱,别人夺不走。短视频平台有时候会被人诟病太过娱乐化,但一旦运用得当,它也能使这种对体育的热爱具有更强的生命力和传播力,这不论是对于“张家城”、“凉山科比”,对于内容平台自身,还是对于中国篮球事业,都得以形成一个多赢的局面,这正是体育商业一直所倡导的。

足球——踢球吧!草原女孩(23)

June 25, 2020 Post in 默认分类 0

  带球绕桩、争顶头球、分组对抗……在海拔3200米的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县藏族中学的操场上,身穿10号球衣的藏族女孩万得草正和队友们一起,在教练的带领下,进行体能和足球技战术的训练。

  这群皮肤黝黑的“追风女孩”都是碌曲县藏族中学女子足球队的队员。每天清晨、傍晚、大课间甚至周末,她们都坚持训练,风雨无阻地奔跑在绿茵场上,因为在她们每个人心里,都藏着一个足球梦。

  司职前锋的高二年级女生万得草是这支球队的队长,从初中就开始住校的她通过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到足球,便喜欢上了带球奔跑的感觉。只要有时间,她就会换上心爱的球衣球鞋,享受踢球带来的快乐。

  “万得草是我们球队的核心,还是队里的学霸。因为她不仅球技好,学习也好。足球让我们成为很好的朋友。”队友扎西吉说。

  碌曲县藏族中学是甘南藏族自治州青少年足球训练基地。过去,在这所寄宿制学校里,每当男生们踢球时都有很多女生围在场边观赛。为了让这些喜欢看足球的女孩子也有机会奔跑在绿茵场上,校长贡去乎才旦和几名热爱足球的老师一起于2015年成立了学校女子足球队。

  “足球是草原上很受欢迎的运动,对女孩子也是如此,我们学校每周都有足球联赛,足球给孩子们带来力量和快乐。”校长贡去乎才旦说。

  甘南州青少年校园足球联赛冠军、甘南州校园足球特色学校锦标赛冠军、甘南州中会女子足球比赛冠军……5年来,碌曲县藏族中学女足逐渐成长为当地校园足球的一支劲旅,这群草原女孩的“足球梦”也开始启程。

  “只要在场上奔跑,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快乐,我享受踢球的过程。”万得草露出甜美的笑容,“我会更加努力学习训练,希望考上理想的大学,告诉大家踢球的女孩很优秀”。

  提起未来,碌曲县藏族中学女子足球队主教练贡保东知的心中充满希望。在他看来,足球是这些草原女孩走向精彩世界的重要一步,希望有更多社会力量关注校园女足,帮助她们实现自己的足球梦。

  碌曲县藏族中学女足队员万得草(左一)晚上训练后准备洗漱(6月21日摄)。

【财经翻译官】没有足球的日子(上)-新华网

June 25, 2020 Post in 默认分类 0

  “没有球赛看的日子真难熬啊!”受疫情影响,曾经,几乎全世界的足球赛都停摆了。

  德甲联赛从3月13日停摆到5月16日恢复,停歇了两个月又三天;英超从3月13日停摆到6月17日恢复,停歇了三个月又四天;西甲从3月12日停摆到6月12日恢复,停歇了整整三个月;意甲更长,从3月10日停摆到6月20日恢复,长达百日停歇……

  想看球赛,是因为失去了太久。没有足球的日子,不仅给球迷带来了失落,还给足球产业和足球市场带来了损失和伤害。

  目前,无论是否空场,德甲、西甲、英超、意甲均已陆续回归。然而,中超开赛时间仍然未知。掰着手指头算,从2019赛季结束到现在,已经将近7个月没有中超的比赛看了。

  6月20日,印有布莱顿球迷照片的纸板被放在布莱顿主场看台的座椅上。当日,在2019-2020赛季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第30轮比赛中,布莱顿队主场以2比1战胜阿森纳队。 新华社发(洛克莱夫摄)

  如果把时间拉回到2019年年末,对于中超球员而言,关于2020赛季,他们最大的一个苦恼肯定不是今天我们已经知道的疫情影响,而是——限薪。

  2019年底,中国足协祭出“限薪新政”,规定各俱乐部继续严格执行“四大帽”(即俱乐部总支出、投资人注资、俱乐部亏损、俱乐部薪酬)政策,严格执行财务公平法案和俱乐部投资帽等,限制国内球员、外援薪资。

  首先是控制俱乐部的总支出和薪酬支出。按照中超联赛财务约定指标,2020年中超联赛俱乐部支出限额为11亿元,薪资限额为总投资60%。2021年,支出限额和薪资限额将降至9亿元和55%。

  其次是国内球员在2019年11月20日之后签订的合同为新合同,税前顶薪不超过1000万元,入选国家队球员上浮20%。

  在外援政策上,为尽量保证联赛的观赏性和竞争力,新政增加了外援注册数量及上场数量,也规定了在2020年1月1日之后新签合同,外援工资不得超过税后300万欧元。

  比赛长期停摆,对赛事各方都是不利的。疫情带来的停赛,首先让欧洲联赛纷纷出台“降薪令”。德甲的降薪幅度较低,从10%到25%不等,西甲的平均降薪幅度在20%以上,巴塞罗那和塞维利亚俱乐部则高达70%,就连富得流油的英超也不例外,首支降薪球队“枪手”阿森纳通过官方网站宣布,球员和教练组自愿降薪12.5%。

  要知道,对于俱乐部来说,最大的支出就是教练及球员的薪酬,几乎可以占到支出的六成以上,如果球队有大牌球员,这项支出将会更大。

  视线转向国内,中超联赛还未开赛,各家俱乐部收入大减,又负担着支出。而在中超,俱乐部大部分薪资支出在外援上,甚至有的俱乐部会达到总支出的七成左右。

  为应对疫情影响,足协发出调整薪酬、共克时艰的倡议书,建议球员适当降薪。大连人和上港俱乐部先后出台了各自的降薪办法。

  如果说,“暂时的降薪”是为应对危机,“限薪”则是为了俱乐部财务健康,能够可持续发展。

  不管是限薪还是降薪,对于中超而言,入不敷出是始终横亘在俱乐部面前难以逾越的一个大坑。

  从某种意义上说,足球赛事作为足球产业链中的核心产业之一,其观赏性和竞争力决定了版权收入。

  以中超公司为例,德勤会计师事务所的数据显示,中超公司2018年总计进账15.9亿元,其中版权收入约为10亿元,商业赞助约4.65亿元,其他收入1.25亿元 。

  2010年开始,足球圈内刮起“金元”风。彼时,天价外援不断刷新纪录,当红国脚正盛,球员身价水涨船高,中超联赛的商业价值也得以充分体现。2015年,体奥动力以5年80亿元的天价拿到中超版权合同,平均每年16亿元。

  然而,“烧钱”终究不可持续,从2017年开始,包括外援、U23等一系列新政,让联赛逐渐回归理性的同时,资本的泡沫被逐渐戳破。

  2018年初,体奥动力与中超公司重新商议了合同价格,这份新协议的版权价格变成了10年110亿元,平均每年11亿元,缩水5亿元,从2018赛季开始执行。

  中超公司的大部分收入来自版权收入,其次是赞助收入,这些收入总和再平均分给16家俱乐部。有媒体测算,2019赛季,联赛冠军会从中超公司拿到6500万元分红,讽刺的是,即便是降级的副班长也能拿到6200万元,只有区区300万的差距。其他14支球队拿到的分红在这两个数字之间,让这个分红制度看上去不是大锅饭也胜似大锅饭。

  球迷,被称作球场的“第12人”,在足球发达国家,足球俱乐部历来注重培育球迷文化和城市体育文化。球迷对于俱乐部,往往是持续多代的家族忠诚。

  在中国,球迷的数量并不少。公开数据测算,2018年世界杯中国总触达人数超300亿人次,按赛期32天计算,平均每天的触达人数近10亿人次。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城市人口中约有1.87亿人对足球感兴趣。

  研究机构Sporting Intelligence发布的《2019年全球体坛薪资调查报告(GSSS 2019)》显示,中超联赛2019赛季的平均上座率达到23985人,排在德甲、英超、西甲、意甲之后。

  试想一下,每周数以万计的球迷在比赛日看球,由此产生的门票收入、球衣围巾等助威类产品收入,以及球迷文化衍生品收入等都是变现渠道。

  2019年10月16日,对于中国足球来说是个大日子。这一天,中国足球协会正式宣布退出中超公司,不再拥有中超公司股权,只对重大决定拥有一票否决权,中超联赛将完全由职业联盟管理。目前,职业联盟仍在筹备中。

  放开手脚,直面市场,把价值的评判交给市场。随着职业化的程度越来越高,在足球产业这片蓝海中,还有更广阔的空间可以挖掘。2014年,国务院出台的《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指出,到2025年,我国体育产业总规模将超过5万亿元。

  艾媒咨询分析称,按照国际体育产业中足球40%的占比,预计2025年,中国足球产业规模将超过2万亿元。

  日前,广东发布足球产业“白皮书”,首次测算出广东省足球产业规模,并梳理出足球产业链6大板块16个细分市场,16个细分市场覆盖了足球产业中高度市场化的产业领域,与消费市场深度接轨,体现了足球产业的市场认可度及价值。

  企查查数据显示,近五年来,足球相关企业年注册量维持在稳定水平,年均注册量为3496家,2019年相关企业注册量为3618家,较2018年略有上升。

  而足球产业也不断地延伸边界,与大数据、互联网、游戏、智能硬件、影视、旅游等产业融合,以促进市场空间进一步拓展。比如,足球互联网应用以及足球智能设备均属于足球与科技的交叉领域,两者目前都处于寻找成熟应用场景、改进产品技术的初期发展阶段,广阔的市场前景吸引了众多科技企业进入。

  产业边界的延伸意味着挑战。比如,如何打通传统足球领域的IP、概念、品牌等资源,产业链中各大板块之间如何联动、细分市场怎样拓展,以及如何创新“足球+”模式等。

  然而,这一切似乎在突如其来的疫情冲击下戛然而止。眼下,几乎所有的足球赛事都是“空场”,“第12人”缺位,而这个“位”还要缺多久,没有人能够说清。

  疫情之后,足球市场能否找到一条不那么急功近利,更健康、更可持续性的路径呢?又有什么样的机制能够保障一个长效规划的可执行性呢?翻译君会在下一期和你继续聊聊关于足球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