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南美洲际足球俱乐部赛事将在9月份回归

July 14, 2020 Post in 默认分类 0

南美洲际足球俱乐部赛事将在9月份回归

  当地时间7月10日,南美足联确认两项俱乐部洲际赛事将会在9月回归。其中南美解放者杯将会从9月15日开始继续进行小组赛的比赛;南美杯将会从10月27日继续第二阶段淘汰赛,两项赛事的决赛都将在2021年1月进行。

  赛事将会是空场的形式还是其他形式将会根据到时的疫情决定。目前南美足联下的巴西、乌拉圭、巴拉圭、秘鲁、委内瑞拉、智利已确定了复赛时间,阿根廷、哥伦比亚、厄瓜多尔、玻利维亚因疫情仍未恢复体育赛事。如果在9月仍有国家因疫情无法参赛,南美足联要求该俱乐部在其他国家另选主场进行训练和比赛。

  南美足联同时还为俱乐部制定了一系列在训练和比赛时的卫生防疫规定,如俱乐部应配备卫生防疫检测员、在训练时尽量保持2米-2.5米的距离、在开赛前和每次旅行前进行核酸测试等。

中国足球留洋再遭重大打击!法乙队10号消失昔日MVP或将回国

July 14, 2020 Post in 默认分类 0

中国足球留洋再遭重大打击!法乙队10号消失昔日MVP或将回国

  武磊与西班牙人降级后,中国足球不再有一位在五大联赛效力的球员。如今,又传来的新的打击,法乙欧塞尔公布季前拉练名单,未见昔日中甲MVP季骁宣。或许,季骁宣也得回国了。

  本赛季中国球员留洋战绩惨不忍睹。西班牙人俱乐部提前3轮降级,武磊离开西甲;埃斯特雷马杜拉俱乐部提前3轮降级,高雷雷离开西乙;阿维什体育俱乐部提前5轮降级,德尔加多(归化)离开葡超;葡萄牙科瓦彼达迪俱乐部降级,刘宇豪也只能离开葡甲。

  如今,又有一位中国球员遭遇打击。法乙欧塞尔俱乐部公布季前拉练的25人名单,没有中国球员季骁宣的名字。结合此前多日训练图集未见其身影,很可能季骁宣已不在欧塞尔新赛季计划之中。很有可能,季骁宣会回到国内,宣告留洋失败。

  季骁宣去年初加盟法国乙级联赛欧塞尔足球俱乐部,作为中甲MVP,也是根宝青训出品,球迷都期待,除了中超MVP武磊在西甲,咱们中甲MVP在法乙也能有出色的表现,何况季骁宣获得了球队10号球衣。然而尴尬的是,留洋后,季骁宣无法在一队站稳脚跟,甚至一度只能踢法国第5级别比赛。

  最终法国官宣法乙联赛提前结束,欧塞尔积34分获得第11名。27岁的季骁宣成绩单如下:1次替补出场,此外8次进入替补席,13次因教练选择无缘大名单,4次因伤缺阵,2次因跟随预备队备战缺席;法国杯上,季骁宣替补出场2次,打进1球,但球队被第八级别业余球队淘汰;法国N3联赛(第5级别)中,季骁宣代表预备队出场4次,全部首发,打进1球。此番,俱乐部发布的训练图集都没有中国球员身影,此番季前拉练的25人名单,依然未见季骁宣。或许,昔日中甲MVP要回国了。

打游戏月薪4、5万?你可能误会电竞了

July 14, 2020 Post in 默认分类 0

打游戏月薪4、5万?你可能误会电竞了

  毕业生小邓痴迷电竞,学业之余,小邓有两年的时间不是在电竞比赛中,就是奔波在各种比赛的路上。他表示,近几年,毕业后选择深耕电竞行业的想法越发强烈,但囿于父母的反对,认为电竞并不是一份真正意义上的工作,小邓无奈选择入职广告公司,从事与电竞无关的文案策划工作。

  临近毕业,高校就业指标出现了变化。近日,教育部发出《严格核查2020届高校毕业生就业数据的通知》(下称《通知》),其中配套的就业统计指标中首次加入了“自由职业”,并计入就业率。《通知》拓展了原有“自由职业”的内容,加入了互联网营销工作者、公众号博主与电子竞技工作者。

  ▲《教育部办公厅关于严格核查2020届高校毕业生就业数据的通知》文件截图

  尽管早在2019年4月,电子竞技运营和电子竞技员已经被人社部纳入13个新职业信息,但就业统计指标公布后,依然引发热议。一边是网友点赞,认为“拓宽了就业渠道”;一边是眼花缭乱的电竞培训机构无序发展,以及自由职业的前景不明。像小邓一样的大学毕业生究竟是否该选择电竞行业?

  《财经深水区》由腾讯新闻与优质媒体联合出品,专注财经领域深度调查报道。01鱼龙混杂的电竞培训

  号称中国电竞之都的上海有条灵石路,被称为“宇宙电竞中心”,那里盘踞着国内知名的电竞公司与俱乐部,令电竞从业者心往神驰,刘烁便是其中一位。

  2017年底,刘烁被提拔为公司管理层,此时的他发现,电竞游戏的受众群体越来越广泛。“属于电竞的黄金时代来了,所以我就下定决心辞职跨行。”刘烁对中新经纬(微信号:jwview)说。

  如今,刘烁已成为电竞赛事从业人员,从业三年。近年来,电竞赛事如火如荼地展开,电竞选手一时间也成了不少年轻人向往的职业,与之伴随而来的是鱼龙混杂的电竞教育培训机构。

  “电竞的发展催生了电竞相关衍生职业,但不同的细分领域所需的知识模块和技能要求完全不一样,从业人员应该要有专业的技能训练,但目前国内电竞教育状况并不乐观。”刘烁无奈表示。

  刘烁说,自己曾花了2万元,报了一家至今仍然号称“电竞教育NO.1”的机构,希望能尽快入门。“他承诺结业后可以进入俱乐部、互联网公司工作,这都让我兴奋不已。然而培训了两个月,我悔得肠子都青了。”

  刘烁向中新经纬记者解释道,自己一开始报的是电竞商务专业,后来与机构合作的定向电竞企业不愿意接收这批学员,培训机构只能自产自用,便临时更改学员的课程方向,就这样刘烁成为电竞讲师方向的一名学员,“只在电竞教育机构培训了两个月,而没有电竞一线的工作经验就能上岗,这样实在误人子弟,就没有往此方向发展。”

  刘烁透露,机构的课程东拼西凑,只要和电竞沾边都编进来了。令刘烁印象最为深刻的,当属理疗课。“老师说职业选手长年累月坐着,脊椎肯定不好,需要学习如何自我理疗…但我们并不是职业选手,并不需要学习理疗,安排这个课程,不是凑课程又是什么?”

  结业时,先前天花乱坠的承诺一个也没有实现,刘烁表示,只有颜值高的毕业生被安排进了俱乐部,剩下的回归老本行。“后面我不甘心,通过投简历进入电竞行业,机构还将我算进那一届毕业生就业率中,通过媒体大肆宣传。”

  游戏行业媒体有饭研究统计,截至2019年4月,国内自主设立电竞专业并公开招生信息的高校已经有29所,包括5所本科院校和24所专科院校。这些高校都做学历教育,本科4年,专科3年,课程包括通识、专业课两种,学费基本和其他艺术、体育类专业持平。

  中新经纬记者调查发现,除了国内高校,市面上还有一批电竞培训机构,他们的课程包括电子竞技游戏开发、游戏数字动漫设计、电子竞技俱乐部运营管理、电子竞技赛事策划等,而学费从一万元到几万元不等。

  有饭研究创始人王薇告诉中新经纬记者,市面上的培训机构可分为新华电脑、北大青鸟等添加电竞课程的教育公司,钛度、ImbaTV等添加教育业务的电竞公司,及七煌电竞、三拍电竞等以电竞培训为主营业务的培训机构。

  王薇介绍道,上述机构的理论和实践课程的比重几乎持平。不过,老牌教育公司多和高校有合作,可以发学历证明,培训服务分为数月短期和几年长期两种;而纯电竞教育公司,多和游戏公司、电竞赛事合作,数月和包时的短期培训居多;电竞公司转型的机构,因其本身有电竞相关业务,周期更短、更弹性,招生门槛高,实践机会可以内部消化。

  全国青少年科技体育委员会专家组成员、国家一级电子竞技裁判员李季涛告诉中新经纬,电竞教育行业的困境在于,懂电竞的人不懂教育,懂教育的人不懂电竞,与此同时有大量的投机者进入这个行业,披着教育的外衣,做着金融产品的生意。

  李季涛从另一个角度强调,电竞从业者成为高校就业指标后,电竞教育行业势必出现爆发点。而市面上大多数电竞教育机构并不能解决学生的学历需求。“大多数人只能取得成人高等教育毕业证书,而不是国家公认的普通高等教育毕业证,且就业还未受到检验。”02少数顶级选手才有高收入

  中新经纬记者在BOSS直聘等招聘网站上搜索关键词“电竞”,搜索结果不仅包括电竞选手,还包括内容运营、电竞解说、电竞产品经理等等,月薪也从6000元至3万元不等,与其他行业类似职位薪资水平大致相当。

  对于公众更为关注的“钱”景问题,刘烁指出,对比传统行业内相同岗位之间收入差,电竞从业者之间的收入依然有很大的差距。“事实上只有职业选手才能做到人均月入过万,我工作三年,月收入和刚毕业的上海普通本科毕业生差不多。”

  记者了解到,职业电竞选手是少数站在聚光灯下的人,工资较高,而其他电竞相关从业人员工资较低。但李季涛告诉中新经纬记者,电竞行业向下兼容性强,月薪与城市平均工资相比并不低。

  “月收入真正低的是单纯靠接单、陪玩并且技术不过关的人,他们需要时刻保持在非常勤奋的状态,不断保持自己技术优势,才能取得市场(竞争)优势。”

  李季涛告诉记者,职业选手也面临非常残酷的现实:不同级别的职业电竞选手,职业发展前景完全不同。李季涛解释,一线职业电竞选手,一年赚够三四线小城市白领一辈子的钱,退役后也可以进入管理岗、成为教练或自主创业,当发现学历不够,也可以继续读书深造。身居二线的职业选手也攒下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三四线选手,职业生命甚至不如平常人长久,职业前景堪忧,但恰恰这部分群体才是电竞职业选手中的大多数。

  “任何电竞游戏项目都是有寿命的,而且更新换代频率极快,随着电竞项目增多,电竞冠军贬值速度也在加快,电竞职业选手离开了电竞行业还能做什么?”刘烁反问道。

  即便电竞行业越来越受大众认可,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刘烁仍直言反对职业电竞选手被纳入就业指标。

  刘烁认为,目前电竞行业只是一个被全方位包装起来的“泡沫”,未达到真正的昌盛。刘烁从职业规划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大学毕业生如果想进入电竞行业,可以入门与电竞相关的传统行业;而已经步入职场的可以先在传统行业积累经验,以后即便不进入电竞行业,也有一技之长。03统计标准相对模糊 需精细化落地措施

  2020年,CCTV发现之旅频道与腾讯电竞联合拍摄的6集纪录片《电子竞技在中国》在央视播出。

  对此,李季涛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表示,电子竞技正弥补中国在文化输出方面的缺陷,也在扭转人们对其的偏见与认知误差。正如纪录片第一集标题所言,电竞“不只是游戏,是体育、是艺术、也是文化”,电竞行业的内容形式、相关政策、大众认知等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中国人民大学助理教授王鹏告诉中新经纬记者,中国人民大学统计就业以学生签署三方协议为准,作为自由职业者的毕业生,以往按失业或待业处理,今年变成了自主择业。

  “此前自主就业并没有纳入就业统计口径中,如今纳入统计口径,足以见得电竞行业的发展,也反映了我们对这个行业的把握与认可。对于选择打电竞、开网店、开公号的毕业生,国家并没有看不起你们,国家需要这些领域大量专业人才,在政策的引导下,这些领域会迸发更大的潜力。”王鹏表示。

  不过,对于统计标准,王鹏也提出了自己的疑虑。据《通知》,就业统计审核依据为毕业生本人签字的证明材料,并由校、院两级就业部门负责同志审定。

  “统计标准相对模糊,很多高校就业率不好统计,还需更加精细化的考虑与落地实施措施”。王鹏指出。“如果学生当电竞陪练,做电竞直播,做到什么样的规模才算就业?新业态效果好不好,是否需要后续的调查?”

  资深人力资源服务专家汪张明告诉中新经纬记者,把灵活就业纳入就业统计数据中,与此前相比有很大进步。

  关于电子竞技工作者的标准,汪张明认为,应该将完整产业链下的各种岗位列入其中,如电竞场馆管理、赛事运营、电竞多媒体制作等。而即便是电子竞技陪练,属于个体经营,按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必须申请个体工商户,并依法纳税,符合合法经营,也属于就业。

  “今年执行肯定五花八门,各有各的方法。毕业生按照自由职业方式,采用个人申报,校、院二级就业机构审定模式操作,校、院可以按照要求,设置固定格式模板,让自由职业者填写,附上具体证明材料,并承诺其真实性,作为证明材料。”汪张明表示。

人狠话不多!中国球员被讽入行标准低又一中国足球名宿发飙了

July 14, 2020 Post in 默认分类 0

人狠话不多!中国球员被讽入行标准低又一中国足球名宿发飙了

  某互联网公司的老板王兴最近发表文章称98年中国男足考核球员12分钟跑,好多球员都跑不到三千米,而外援可以跑到接近四千米,这个行业标准很低,让他感到“震惊”,因为他们清华学生大都可以跑到三千米,最后他得出的结论是:“专业球员跑不过清华普通男生!”

  这么直白地发表自己的见解,而且还一竿子打倒了一群“中国球员”,王兴肯定是要得罪人的,果不其然,很快就有很多足球圈人士来回应这件事,比如董方卓就专门录视频喊线分钟跑,如果输了就当一个星期骑手;若王兴输了,则到董方卓的足球夏令营当一天的营员,当然,国王董的这个回复被部分球迷质疑是一场炒作,因为里面提到了“夏令营”。不过,董方卓也提到:“我们要对每个专业领域有所尊重,至少是基本的尊重。”——至于中国足球是否值得尊重,那是另外需要球迷去思考和讨论的事情。

  也有不少球迷和媒体站在中国足球这一边,因为当年的体测是在高原上进行,和普通的地区的12分钟跑肯定不同,此外,有球迷认为,不要拿你的爱好去挑战别人的饭碗,中国球员踢球再差,他们也是专业球员,在足球这个领域和普通人相比,还是有差距的,还不至于差到人人都可以踩一脚的地步,所以王兴的这番话没有太大价值。

  还有不少足球媒体人也发表了自己的见解,黄健翔就说王兴是“完全不懂职业足球运动员的体能训练水平,常人根本无法承受,一般人真跑不过他们”,而董路则说:“”王兴的表达虽然充满行业偏见,但也不是完全信口开河,只是不够严谨;

  而中国足球名宿,护球像亨利的李毅大帝终于也发声了,他在某社交平台上发表了此事,不过他这次人狠话不多地写道——“很多网友问我为什么不评价一下“某某外卖软件”的事,不争论,不骂街,对不起!XX软件已卸载”。

  从李毅发表的这段话可以看出他还是挺生气的,有一种“懒得和你解释”的傲娇劲,不过话说回来,体测已经成为了历史,现在这批球员无疑是幸福的,不用再经历体测的折磨,如果这批中国球员来跑一跑12分钟跑,他们能达到3000米的水平吗?

中央电视台修改了电子竞技的名称从社会层面到个人层面他告诉

July 14, 2020 Post in 默认分类 0

中央电视台修改了电子竞技的名称从社会层面到个人层面他告诉

  #在电子竞技中中国曾经,电子游戏被认为是误人子弟的东西,而“打”玩家是“不求上进”,这个“打”这个词也给许多人留下了沉重的记忆。

  过去,许多的家长歧视电子竞技产业,这种看待玩家的方式也激起了许多人的反叛心理,但最终的结果还是无法改变。毕竟电子竞技产业不仅受到道德的谴责,也受到其经济基础的制约。即使在过去,当他赢得冠军时,他回家寻求父母的资助。

  在20世纪六十年代一直处于欧美地区的兴起,而在20世纪代,他被索尼和世嘉等游戏巨头引入中国,这一阶段是暴雪横空出世的时期。随着魔兽争霸、星际争霸等游戏的出现,暴雪娱乐以更加平衡的数据设置进入了新时代,这使得电子游戏的兴起。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实体产业与互联网的融合进一步深化,电子竞技产业也开始在这种情况下蓬勃发展。电子竞技的朝阳产业由许多家企业挖掘,在没有任何成本投入的情况下完成初始资本积累。在那之后,从事电子竞技的人可以得到一部分经济保障,而不是坚持自己的梦想。同时,电子竞技的普及也使得许多赶上这个顺风车的人获得了巨大的回报,人们开始正视这个受歧视的职业。

  直到代表全国之声的央视也开始纠正电子竞技的名称,经过一段时间的收集整理,开始播放《电子竞技在中国》纪录片。虽然这只是一小部分,但也意味着电子竞技产业已经受到国家的重视。从最终回报来看,游戏产业的经济效益甚至超过了电影产业,电子竞技所占比例非常大。

  电子竞技具有很强的观赏性,他作为一种新的娱乐方式,逐渐开始被生活的各个角落所熟悉。电子竞技也承载着一种精神,在比赛中坚持公正,努力拼搏,永不放弃。对于社会而言,电子竞技还可以提供大量的劳动力岗位和创造非常大的GDP。对个人而言,电子竞技可以满足精神需求,促进个人发展。电子竞技也证明了他的价值。

  当然,央视整顿电子竞技的名目也有利弊。客观地说,他削弱了许多家长的抵抗力,减少了各种电子竞技项目的障碍,增加了收入。同时,他可以增加所有电子竞技运动员的信心,增强他们的国家荣誉感和耻辱感。同时,也会造成其他行业人才流失。游戏的成瘾性也会带来更多的游戏成瘾者,并为他们的学生提供逃避学习的借口。

  即使是精神,电子竞技也是一种职业。他为许多迷茫的年轻人找到了一条新的职业道路,并使许多劳动力更多有价值。随着电子竞技的发展,许多职业选手渴望一个体面的身份,而这个朝阳产业也渴望再次获得发展机会,这次整顿也是大势所趋。

  你觉得这部纪录片怎么样?我希望你能在评论下面留下你的想法,分享你的经验。最后,荣幸小徐可以在游戏王国中与您一起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