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无球不欢 篮球就是晋江人的生命

August 13, 2020 Post in 默认分类 0

  家家有篮球、村村有球场、天天看比赛这是如今晋江人最真实的写照。

  晋江素有“篮球之乡”的美誉。20世纪初,旅菲侨胞为晋江带来了先进的篮球技术,从此,篮球就在晋江这片历史悠久的土地,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而长达100年的篮球文化,不断滋养着这片土地,孕育出天生对篮球有着特殊情感的晋江人。

  据记载,篮球最早于19世纪末传入天津,之后通过教会、学校扩大到全国范围。而篮球运动最早是在1910年前后,由大中城市回乡学生和回国华侨传入晋江。当时北马队、天马队和培元队是晋江最具影响力的球队。

  经过20年的发展,晋江篮球开始有了比较巩固的组织,逐渐成熟和发展起来,并一度在厦门一战成名。

  1946年8月,由林珠光率领的菲侨群声篮球队回国访问,他们以新颖的技战术,大比分横扫厦门各球队。晋江队听闻也想前去切磋,不料被群声队打了个95∶32,晋江队铩羽而归。

  今年84岁的张良烈,是晋江少体校前男篮教练,回忆起当时的晋江篮球队,至今还历历在目,“我那时候才十几岁,看这场比赛非常兴奋。受国际形势的影响,那时菲律宾的群声队经常跟美国士兵队交流,所以发展非常迅速。群声队很多球员都非常出名,像蔡文章、蔡文华、蔡连科等,球队中很多都是晋江人。”

  爱拼才会赢,是晋江人的特质。群声队的蔡文章、蔡连科决定留在晋江,为晋江的篮球发展出一份力。群声队那种新颖的技术和战术,对晋江队以后的学习和训练起了很大的作用。这是晋江篮球队提高水平的转折点。

  原群声队队员蔡文章加入晋江队后,将自己在群声队所学到的篮球竞技能力、形成的意识通过4年的时间传递给每一个晋江队球员。经过专业的训练,晋江篮球队的年轻队员也学会了虚晃假动作、篮下“劫球”办法和交叉、重叠掩护配合动作。

  最终,晋江篮球逐渐形成灵活善变、真假动作融为一体的轻巧打法,形成一套独有的风格体系。这套灵活、准确的战术风格从晋江诞生,最终传播至南派中心地上海。

  1940年到1949年,篮球运动蓬勃发展,晋江人喜爱篮球之风就此兴起,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篮球活动更加普遍。这期间,晋江队外出频繁,踏遍福建,远征香港、汕头、台湾所向披靡。

  在这支队伍中,有个人不得不提,那就是黄柏龄。虽然黄柏龄不是晋江人,但从小在晋江长大。他在开元寺安装了个小篮球圈,每天早上坚持练投篮,练出了一手国际闻名的“单手停空跳投”的绝招。

  “黄柏龄发明了跳起篮球的先进技术,对中国和世界篮球技术的发展做出了特殊的贡献,让世界篮球运动得到跨越式的提升。为此,上海体育学院还为这位传奇人物打造了雕塑。”曾是首任晋江体育科科长,现任晋江市农民体育协会秘书长的黄孔融告诉记者,黄柏龄后来成为新中国男子篮球队的首任队长,并获得“篮球国手”称号。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虽然篮球项目已经得到推广,但晋江当时的篮球设施并不完善。“我中学时,学校里打的篮球就是那种内胆是橡胶,外面是牛皮包裹。”黄孔融回忆,每次打球,都要对着橡胶胆里长10厘米左右的打气管打气,然后再用牛筋绳绑紧,最后把打气管和牛筋绳塞回牛皮里面。

  黄孔融表示,尽管篮球没有现在这么圆,场地都是泥土地,但打篮球是当时晋江学生最喜欢的体育运动。

  “1963年,晋江成立少体校,当时的体校只有篮球一个项目。”张良烈告诉记者,由于历史原因,尽管当时晋江体校聘请了多名资深教练,但那时晋江的体育并没有得到大力发展。

  后来,张良烈从省体工队回到家乡,为晋江的篮球发展奠定了基础,也让晋江篮球得到第二次腾飞。

  时任晋江少体校男篮教练的张良烈,把自己在省体工队的所有经验都带回晋江,晋江少体校男篮在正值壮年的张良烈的精心指导下,连续20年始终保持福建少体校男篮的领先地位。此外,在张良烈的带领下,晋江篮球队代表福建省参加全国农运会篮球比赛,并蝉联“三连冠”。

  “张良烈对晋江篮球发展最突出的贡献,是向省体工队、大专院校、部队等输送了大批人才。”黄孔融介绍,其中就有国家水球队队长王孝天、晋江首位奥运选手李冬英、男篮国家队龚松林、CBA著名教练朱世龙等体育人才。

  晋江市少体校为国家和省体工队输送了大量体育人才,荣获“福建省篮球传统项目学校”“国家培养高水平体育后备人才重点学校”等美誉。

  经过一代又一代晋江篮球人的努力付出,篮球如今已在每个晋江人内心深处扎根。用晋江本地资深篮球裁判施金钻的话来说,“篮球就是晋江人的生命。”

  “敢为天下先”的晋江性格,为晋江篮球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上世纪90年代,由一个县级单位的球迷协会承办了CBA联赛;以一个县级企业组建“福建浔兴篮球俱乐部”,并加入CBA联赛

  “现在晋江大大小小的篮球赛,每天最多有近百场。”从1995年就开始做裁判的施金钻,见证了晋江篮球从草根逐渐走向成熟、专业化的道路。“以前是集中几个月很忙,到现在是常年无休。”施金钻告诉记者。

  在遍地开花的晋江篮球中,英林镇东埔村可谓是目前晋江篮球氛围最为浓厚的地点。这里不仅拥有可容纳近万人的篮球场,还有一场延续了14年的“金榜杯”篮球赛。这一届“金榜杯”篮球赛,单天就吸引了超10000名观众现场观赛,更有不少球迷在场外观看大屏幕。

  “上世纪90年代中期,英林镇东埔村为庆祝本村学子如愿考上理想学府,举全村之力一同创办金榜杯这一篮球赛事,旨在以篮球作为载体,用赛事作为桥梁,为中国民间篮球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东埔村篮球协会秘书长吴辉棋介绍。

  目前,晋江影响最广的篮球赛晋江市农体协主办的晋江基层村篮球赛也已经举办了12年。黄孔融介绍,基层村篮球赛要求所有运动员都必须是晋江人,所以这个大赛也是本地球员表现的舞台。其中,池店、洋埭、赖厝、林口常年位居四强。

  近年来,借助重大赛事筹办契机,晋江全民健身中心、第二体育中心等大型场馆拔地而起,体育中心、学校等运动场馆也得到改造提升。

  根据晋江市体育局的调查结果,截至2019年12月31日,在晋江3751个体育场地中,室外运动场地3360个,室内运动场地391个。其中,篮球场地多达1313个(不包括正在建设的场馆)。据悉,2020年,晋江将投入500万元,建设40个基层体育设施,其中就包括篮球场。

  草木葳蕤,万物勃发。在群众体育蓬勃发展的今天,晋江篮球独树一帜,这离不开长达100年的深厚底蕴。在这个日新月异、飞速发展的时代,晋江人始终保持着对篮球执着的偏爱,并把“爱拼敢赢”的闽南精神与篮球融会贯通。

  在晋江篮球的发展史上,有个人不得不提,那就是张良烈。作为20世纪70年代晋江篮球的传奇人物,张良烈在40岁时回归故乡,从事晋江篮球的青少年培养,在担任少体校男篮教练的20年时光里,张良烈为国家输送了一批批优秀人才,现福建女篮主教练龚松林、CBA著名教练朱世龙就是他的得意门生。

  1937年出生的张良烈,最早接触篮球还是在上小学的时候,“当时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晋江举行小学生篮球赛,我就代表紫峰小学参赛,还拿了第一名。”

  由于底子不错,在进入晋江一中后,张良烈就成为校篮球队的一员。当时,他是晋江唯一一个被县队选中的中学生,并代表当时的晋江县篮球队参加福建省运动会的比赛。当时身高将近1.80米的张良烈因为突破快、投篮准,很快成为球队的主力前锋。

  1958年,高中还没读完的张良烈就被调到福建省体工队。从此,张良烈就跟篮球结下了不解之缘。

  “当时的篮球比赛多数在学校举办,社会上的赛事比较少。”张良烈介绍,他小时候打球都是在泥地里面打球,直到后来才有水泥地的球场,“不过水泥地对于篮球比赛还是很危险的,无论训练还是比赛,都容易让球员受伤。总而言之,当时的篮球环境非常差。”

  1977年,回到晋江的篮球人才张良烈身兼数职,其中一个就是少体校男子篮球队的教练。“由于历史原因,当时全国篮球处于低潮,而晋江的青年篮球更是长期没有发展,少年队打不过周边县的队伍。”张良烈见状,率先从生源方面入手,“虽然那时候篮球苗子不好找,但政府非常重视体育,所以晋江的青年篮球才慢慢发展起来。”

  “我培养青少年篮球,看中的是他们以后的发展,不像其他少体校,从小就给他们进行大力量训练,这样不利于青少年的长期发展。”在张良烈的教导下,晋少年的篮球也是以快、准、灵的打法名扬全省。

  回忆起自己的学生,张良烈对朱世龙和龚松林记忆犹新。“朱世龙是1992年进少体校的,那年他才14岁,身高就已经有1.74米了,我们当时预测他至少会长高到1.90米。而龚松林是在中学进来的,当时也有1.80米了。”张良烈告诉记者,朱世龙的父亲是渔民,朱世龙来到少体校后,训练非常刻苦。

  对于张良烈的杰出贡献,上级也给予了很高的荣誉。张良烈被国家体委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运动工作者,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泉州地区首位被授予国家体育运动一级奖章的人。

  尽管已进入耄耋之年,但张良烈谈起往事的兴奋与自豪溢于言表。“现在我还一直在关注篮球,前几天CBA比赛,辽宁队跟新疆队的最后一场比赛我都有看。”张良烈告诉记者,比赛看到一半,还有球迷打电话来讨论谁能晋级总决赛。

  主管单位:中共晋江市委 晋江市人民政府主办单位:中共晋江市委宣传部 晋江经济报社

  地址:福建晋江梅岭长兴路619号报业大厦17楼合作本网法律顾问:福建天衡联合(泉州)律师事务所泉州分所 律师:汪卫东、苏凯屏(未经晋江新闻网授权,擅自引用本网信息,将面对法律行动)

标签: 篮球

添加新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