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缺千万人才大军!电子竞技等新职业为何 “不香”?

August 2, 2020 Post in 默认分类 0

  原标题:缺千万人才大军!电子竞技等新职业为何 “不香”? 来源:新浪科技

  2019 年 4 月,人社部、市场监管总局、统计局正式向社会发布了人工智能工程技术人员、物联网工程技术人员、电子竞技员、无人机驾驶员等 13 个新职业信息。时隔一年多过去,这些新职业的人才吸引力似乎并不乐观。

  今年 7 月,人社部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发布了《新职业在线学习平台发展报告》。报告显示,未来 5 年,新职业人才需求规模庞大,预计云计算工程技术人员近 150 万、物联网安装调试员近 500 万、电子竞技员近 200 万、电子竞技运营师近 150 万、人工智能人才近 500 万等,累计人才缺口近千万。

  根据该报告,相对于其他年龄群体,90 后最担心失业,占比达 79%,而他们也是新职业的主力军。网友感叹道,“下岗就是失业,中年人的悲哀”,一面是人才的供不应求,另一方面是在岗人才的重重担忧。这种矛盾现象与新职业本身的岗位需求密切相关,同时也存在理想抵不过现实的妥协。

  从新职业人才需求可以看出,这些职业大部分都与互联网技术相关,看似大热的专业其实也并不容易达到供需平衡。

  以人工智能行业为例,根据《人工智能产业人才发展报告(2019-2020 年版)》显示,不同技术方向岗位(包括人工智能芯片、机器学习、自然语言处理等)的人才供需比均低于 0.4,而实际技能岗位的人才供需比达到 0.98。人才供需比指的是意向进入岗位的人才数量与岗位数量的比值,岗位人才供需比越高,表明该岗位的人才供应越充足。从该数据不难看出,目前我国人工智能行业缺乏的是高端技术性人才,普通技能岗位的供给相对充足。

  中国科学院沈阳计算技术研究所副研究员的刘俊明在知乎平台回答网友提问时指出,“长期以来,人工智能领域的人才培养一直以研究生教育为主”,在他看来,人工智能领域的学习对于基础知识的要求比较高,同时人工智能相关方向的学习对于教育资源的要求也比较高,这就导致人工智能领域人才培养的难度加大。一方面是高端人才的强烈需求,一方面是专业人才培养的缺乏,这种矛盾使缺口成为必然。

  看似门槛比较低的电子竞技领域,实则对人才的筛选率也比较高。从事电竞主播近四年的壹梦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来应聘的应届生还是挺多的,但就解说这个职位看,基本只能留下 1-2 个。”在他看来,部分年轻人自认为可以大展宏图,但没有数据分析和电竞赛事的规划能力,“既想要轻松的工作又要高薪”,也无法胜任这个工作。

  对于新职业领域的学生来说,这些职业给他们的安全感也并不高,毕业以后若想选择对口专业的岗位,就可能面临 “失业”的风险。

  物联网专业的网友 @我很好也许 表示:“物联网专业毕业,同级毕业生里基本没有同学从事物联网,没有岗位。”网友 @Minglang1983 对此表示赞同:“物联网现在实际应用的岗位要求太高,也太少,作为一个很多大学新成立的专业,老师教学都是按感觉教。”

  企业不选应届生,应届生也无法从事对口职业,如此一来会打击年轻人学习的积极性,陷入一种恶性循环,而对于在岗人员来说,这些新职业真的会留住他们的心么?

  《中国职场社交报告 2019》显示,与物联网工程技术人员、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等新职业密切相关的通信 / 电子 / 半导体行业的职业满意度排名倒数第一,可见看似 “高大上”的职业背后是职员们鲜为人知的压力。

  在知乎平台认证为自由机器人应用工程师的 Robot Ke 指出,工业机器人行业近几年有用人成本降低的趋势,说白了就是工资降了。“2015、2016、2017 年行业平均薪资 10K 往上,很多实习生毕业转正就是 4500 的底薪。但是,到了 2019 年涨个 800 都是很优秀的工程师了,老工程师普遍涨薪 300-500,有的甚至没有涨。”

  电子竞技行业也面临着同样的处境,关注电子竞技行业多年的网瘾少女栗三岁认为,“虽然据统计,电竞行业人才缺口为 500 万人,但资源平均到每个人身上的就几百块钱,油水丰厚的职位大多留给了现役选手”,说白了大多数电子竞技行业的普通职员就是一种廉价劳动力,尝不到生活的甜,其中的苦痛只有马儿自己知道。

  多家招聘网站职位薪酬区间数据显示,无人机操作员的月薪在 6k-8k 的居多,但作为技术人员需要不停磨练自己的技艺,当产出无法立竿见影落地时,身心承受的压力会让人产生怀疑。

  认证为无人机从业者的网友 @刘高就感慨道:“年薪 20 万,起码给我们干活的人,肯定没有,机长收入在 6k 到 8k 之间,远远没有那么高,在户外天天干这个,其实很辛苦,没有想象中那么爽。”

  而从事云计算领域的网友 @心永不悔 love 一年多后便果断转行,原因是 “别人过一年,你跟过了五年一样,头秃发际线不用说了,那是妥妥的掉,还一直盯着电脑,太容易显老了。”

  发际线不断后移,身体感觉被逐渐掏空,但钱包却没有鼓起来,只能让人累觉不爱!这些新职业的公司若想让马儿继续跑起来,却不给吃草就只能接受马儿突然跑走的命运了。

  如何打破这种僵局?这不仅需要企业适时改变自己,更需要学校为年轻人提供更加切实有效的课程安排,否则就连教育专家也会 “劝退”学生对热门专业的选择。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育经济与管理系副教授丁延庆建议,不要盲目追热门。他认为,类似人工智能这样的行业,专业的门槛比较高,对于本科毕业生来说,学完更多是入门水平,加上一些院校开设的新专业课程体系不够完善,如果盲目选择不一定对自己有帮助。

  壹梦在谈到电竞人才的培养时,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向新浪科技指出,“韩国二十多年的电竞事业,也没有专门设立电竞学院,而中国短短十年左右却已经开设课程,开拓早是好事但是内容其实还是会遭受诟病。”他认为,目前很多学校开设的课程名字看似高大上,实则每天就是打游戏,这也是因为国家层面对于这方面的教育还没有进行有效筛选。

  一方面,高校开办新专业不能一哄而上,为 “新”而 “新”,开设了专业却没有完整系统的教学配备。把着力点放在对专业的课程设置上,让学生学到真正有价值的实践课程才能避免使 “热专业”陷入 “冷就业”的怪圈。

  另一方面,对于企业来说,应该给应届生一个机会,给在职工一份安心。应届生存在无限潜力,应该以包容的心态适当给予更多机会。同时,面向在职员工,企业提供符合岗位的薪资待遇也能提升员工忠诚度。

  新职业的增加是适应新产业发展的需要,但落地执行的过程中却印证了 “曲折中前进”的真理。

  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专业博士薛延波便认为,在这样的人才市场环境下,企业更应该主动优化员工体验,吸引更多人才,降低企业优质人才流失的风险。对于求职者来说,正从机遇比拼变成能力比拼,技术型的硬技能成为个人职场竞争力的重要指标。

  填补人才缺口的空白,学校和企业的良性互动是必不可少的,学校要 “教得好”,企业要 “留得住”,求职者也要 “配得上”,这样才能寻找到彼此的 “灵魂搭配”,缺少任何一方的努力,都无法解开恶性循环的结。

标签: 电子竞技

添加新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