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从最基础做起的坚守人一定要给安徽足球一个家

June 15, 2020 Post in 默认分类 0

  我们邀请到了“安徽足球坚守人”张华林和田野,张华林是一位投资人,田野则是球队领队,两人在经历了安徽足球两次兴起又黯淡消亡之后,是什么力量支撑他们东山再起?让我们来听听他们的故事。

  说到安徽足球,很多人会想到李毅大帝、被范志毅点名“蹿红”的赵鹏、广州恒大“新人王”韦世豪,也有不少人听过张成林、陈雷、魏震、魏来、柏天赐、常飞亚、徐友刚等球员的名字,但很少有人能够说出至少三家在安徽大地上活跃过的足球俱乐部。

  安徽足球在民国时期资料不多,当时就是国内足球不发达的地区。专业足球时代,安徽到1979年才首次进入全运会决赛阶段,1983年安徽首次打进全国甲级联赛,但隔一个赛季球队就降回了乙级。

  1996年,海南百货公司乐普生在安徽投资足球俱乐部,乐普生随后冲上乙级联赛,但连续冲甲失败后,投资商退出,球队给了武汉雅琪。此后,安徽足球一直陷于低谷,外地球队无法迁入,好不容易进来的海利丰又很快就去了青岛。

  2003年,安徽省足管中心注册旋风俱乐部,球队得到明酒赞助,以安徽老明光的名头征战中乙。2005年,安徽嘉润集团收购老明光,李松海挂帅,球员有前国脚赵昌宏(兼助教)和辽宁青年队成员,安徽至此才有了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职业足球俱乐部——安徽九方。

  2007年底,安徽九方升入中甲,三年后球队被天津润宇隆收购,就在安徽足球再次面临足球火种熄灭的危急时刻,张华林默默地筹备起一支名为“绿色竞技”的球队,它正是安徽力天的前身。

  “最早俱乐部从组建到人员选拔都是我亲自完成的,我和投资人张晓波对安徽足球很有热情,安徽是中东部省份,经济条件也不错,我们都觉得搞职业足球既是完成一个梦想,也是投资的好方向。”

  2014年8月,安徽力天正式成立,球队获得全国业余联赛东区冠军、总决赛第9名的好成绩。2015年,力天成为首支亮相中国足协杯的安徽职业俱乐部,球队拥有宋超、王伯仁、潘昱辰、廖承坚等名将,在安徽首位外籍主帅达科诺维奇的带领下收官阶段不败,当赛季最终排名中乙南区第5。

  然而2016年初,力天完成主要股权转让,球队去了黑龙江火山鸣泉,安徽再一次失去了职业足球队,当地足球和球迷团体又遭受了沉重的打击。

  力天离开安徽后,安徽成立了合肥桂冠足球俱乐部。在球队2016年点球大战3-4不敌武汉楚风合力、痛失中乙资格后,俱乐部投资人是一家北京的投资机构此时俱乐部投资人和张华林取得了联系,想和他一起经营这支球队。

  “我们俩一个合肥人、一个安庆人,他很想重新竖起安徽足球的大旗,一开始条件不成熟,我就婉拒了,后来我们在合肥几次约谈,互相被对方的精神感动,安徽真的需要一支球队,所以我们决定合作,一起帮安徽职业足球往上冲。”

  2017年3月,安徽桂冠点球7-6战胜延边北国,中丙决赛球队总分2-3不敌淄博蹴鞠,以亚军身份成功冲乙,不久国脚赵鹏加盟球队。但随之而来的烧钱投入让投资人资金链压力倍增,一年后球队欠薪5个月,新赛季前半程大家拼尽全力主场只输给中乙“巨无霸”安纳普尔那,但最后还是被取消了注册资格,中途退出中乙、宣告俱乐部解散。

  回忆这段经历,张华林表示:“中乙保证金原来是50万,后来追加到100万,投资人负担本来就大,加上欠薪拖到最后也不行,为了给球队找出路,我们补齐了球员上半赛季的工资,找各队为他们联系了下家。”

  “中国足协也很人性化,我们解散时球员转会不占名额。我现在还是要感谢球员们,足球从业者的付出和收入是不成正比的,他们职业生涯很短,踢到联赛很不容易,中乙的工资又不高,很多不到10000元或者10000元左右的,真的不容易!”

  领队田野经历了从安徽力天到桂冠的很多事,他曾接触过专业训练,18岁在青岛黎明踢过球,但因为踢球比较晚,后来就放弃了职业道路,他一直从事体育相关行业,空闲就踢踢业余联赛,2014年机缘巧合之下他进入俱乐部,做管理和运营的工作。

  “桂冠被取消资格后,我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球员,一直到最后几个人离队,当时我状态非常差。我们冲乙失败后第二年众志成城,每次被对手占据优势却总能绝处逢生,因为我们队从来不认输、不放弃,后来第一场职业比赛、第一场胜利、第一次跟中超俱乐部对阵,我回想起当时的那些画面,心情还是会十分激动。”

  “但人总得向前看,有些东西过去了就再也回不去了,后来有段时间我和朋友一起经营了一家青训俱乐部,我一边做青训一边等待安徽足球再次崛起。”

  失掉桂冠俱乐部之后,张华林和田野蛰伏了一年多的时间,两人的脑海里一直在思考如何重建安徽足球,考虑到职业足球队的巨额开销和安徽本地比较薄弱的足球基础,张华林决心这次放慢步伐,一点一点把安徽足球队再做起来。

  “安徽的足球基础一般,球迷氛围也还需要培养,我们要学习徐根宝指导十年磨一剑的精神,好好夯实基础,付出5-8年的努力,然后再考虑冲击职业联赛的事情。”

  既然要学习徐根宝,张华林就把目光聚焦到了青训基地上面,在安徽地方政府领导的大力支持下,他在合肥市肥西县丰乐镇开始了足球基地的建设。

  “我想让安徽足球有一个家,基地有足球场、公办学校、宿舍、餐厅,我们的教练来自安徽足校,给孩子们提供高质量足球培训的同时,还要让他们接受九年义务教育。基地的学校是当地名校丰乐中学的分校,在政府财政支持下我们会聘请优秀的教师,让孩子踢球不落下学习。”

  田野在基地继续担任管理的角色,他表示自己这些年积累了很多经验,未来就想把安徽自己的青训体系建设起来,“有了丰乐足球基地,我只想脚踏实地地培养好小球员们,狠抓训练与生活学习,为安徽培养出更多的优秀足球人才,至于远景肯定是希望在所有人的努力下,安徽未来能有一支职业球队。”

  “或许我们可以不大把烧钱,依靠青训成果和优秀的管理运营,以小成本健康地经营一家俱乐部,实现让安徽足球重返中乙甚至中甲的梦想,我还憧憬有一天我们站在中超赛场上的画面。不过,远景都是美好的,一切还要脚踏实地一步步走下去,用心播种未来的种子。”

  目前,丰乐足球基地有两栋宿舍楼、一家餐厅、一间健身房、4块11人制天然草场地、3块5人制场地,基地旁边是当地政府的荷花基地,有20公里的栈道,整个项目主打“体育+生态旅游”。

  在张华林眼里,丰乐足球基地是安徽培养高质量足球人才的新摇篮,对于安徽足球的未来,他也有很清晰的规划,他希望运营好丰乐足球基地,依靠这块利润来养好一支业余球队,为安徽留住本土的足球人才。

  “成年队是龙头,青训是根基。我们已经投入500多万建成了基地,以后目标是靠运营基地来维持球队的开销,以足球养足球!”

  “我们培养孩子踢球、上学,好的苗子可以输送到更高的平台,中国足协有青训补偿机制,这让我们对立足青训发展更有信心了。当然我们也希望中国足协严格把控规则制定和执行,不要让不良经纪人钻空子,球员家长也要增强分辨能力。”

  “有时候家长会被蒙蔽,从而放低了道德底线年,你拍拍屁股走人,这对培养者打击很大的,久而久之就没有人会搞青训了,没有人为好苗子买单,未来大家一起为中国足球买单,这是对青训的一种破坏,是不可持续的。”

  经历过这么多风风雨雨,张华林和田野坚定地认为安徽足球人要通过数年的努力夯实基础,不能浮躁、好好抓青训。现阶段最重要的是安抚好基层教练,保证小球员能比较理想、快速地成长起来。

  至于安徽成年队,张华林透露球队初期将以本地年轻球员为主,再选取一些外地青训好苗子加入来打磨球队。球队今年参加安徽省的业余比赛,下一步是拿到中冠联赛的资格,先理性运营两到三年。

  对于职业足球,张华林认为不能急功近利,“中乙目前一年要至少投入2000万左右,没有一分钱的回报利润,纯属烧钱行为。谁都想当土豪砸钱玩足球,但这么多年总结下来,我们安徽足球还是要打好基础,一步一个脚印,不能再让球队陷入到无法解决的困难当中,最后再解散不是大家想要的结果。”

  “我们要理性组织队伍,有多大脚穿多大鞋!搞足球是好事,我希望不要做出负能量的东西。现在基地目标一年收入500万,好好吸引周边足球人口和市场,依托基地的优质资产,做好赛事运营、食宿保障,这种投入是能看到产出的,最后反哺足球,走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田野则感慨:“这么多年给我感触最大的还是安徽球迷,他们对足球的渴望和热情让我动容,无论我们在哪里比赛,他们都会追随。我们一起去过最远的地方是延边,那时候还是中丙,他们让我坚定地认为现在做的事情是有意义、有价值的,我相信安徽足球未来可期。”

标签: 足球

添加新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