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前重庆足球投资人尹明善陷经济危机56万货款都还不起

June 30, 2020 Post in 默认分类 0

前重庆足球投资人尹明善陷经济危机56万货款都还不起

  虎扑6月30日讯 近日据国内媒体报道,前重庆足球投资人尹明善目前陷入经济危机,连56万货款都无法如期支付。

  6月29日,力帆股份发布公告称,债权人重庆嘉利建桥灯具有限公司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但仍具有重整价值为由,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也就是说,曾经销量长期位居国产摩托车厂家前三名的力帆,如今连56万的货款都会逾期了。

  力帆集团集团创始人尹明善出生于1938年,直到1988年50岁时,才在出版行业挣到第一桶金。1992年,54岁的尹明善投资20万开始摩托车实业,创建力帆集团。

  到了本世纪的第一个10年,力帆的摩托车事业已经风生水起,不仅销量居国内前列,还出口到世界各地。2003年,力帆在尹明善的带领下再次启程,向着自己的商业生涯发起了更大的挑战——进军汽车行业。2010年11月尹明善带领力帆股份成功登陆A股,这一年他72岁,问鼎重庆首富。

  但逐渐,由于没有核心技术的支撑,力帆汽车无论产品口碑还是品牌知名度表现都不尽如人意,这也把力帆汽车一步步逼向绝境。

  另一方面,力帆是靠摩托车起家的,但在2019年,力帆股份所有产品的产销都明显下滑,即使是公司的主力产品摩托车发动机,销量也下滑超过20%。2019年,力帆股份实现营业总收入74.5亿元,同比(较上年同期)下降32.35%;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46.82亿元,上年净利润为2.53亿元,同比大幅下降1950.83%;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1.31亿元。

  2000年尹明善开始接手重庆足球并成立重庆力帆足球俱乐部,力帆一直在中超和中甲之间浮浮沉沉,直到2017年才退出重庆足球。

硬核俄罗斯足球:我们为足球而死!

June 30, 2020 Post in 默认分类 0

硬核俄罗斯足球:我们为足球而死!

  6月26日,俄罗斯足球联赛泽尼特的激进球迷组织在球场展示出巨型TIFO,穿着生化服的人物一把捏爆了病毒,把足球展示给了整个球场,以及守候在电视机、电脑前的全世界球迷:

  “没有足球的正常人日子,大家都受够了!”泽尼特球迷用足够标准的俄罗斯方式,替全世界球迷发出了呼声。

  当看到球队大巴从远处驶来的时候,他们挥舞起手中的旗帜,点起亮丽的焰火,所有的球迷都齐声高喊助威的口号,就像是在迎接一支刚刚夺冠的球队。

  然而就在几个小时前,罗斯托夫刚刚在客场被索契横扫,比分是惊人的10-1。

  球迷们聚集在大巴旁边,助威的音浪越来越大,球员们也十分感动,纷纷拿出手机记录下这一感人的时刻。当一名名球员走下大巴时,等待他们的都是球迷们的鼓掌致意。

  然而相较于魁梧的男性球迷,这些球员又矮又瘦,脸上还带着青涩的微笑,他们的确是罗斯托夫球员。

  3月15日,武汉已经走出了最为艰难的时刻,而意大利伦巴第大区正处于水深火热当中。

  整个西欧都在密切关注着意大利的疫情形势。德国严阵以待,英国却有着自己的理论,但不管怎么样,大家都被这个看不见的病毒分散了注意力。

  就在不断地有比赛被要求空场、延期乃至取消的时候,在遥远的俄罗斯,俄超联赛不仅照踢不误,强悍的俄罗斯球迷似乎根本就不在乎所谓什么病毒。

  在圣彼得堡泽尼特对阵乌拉尔的俄超比赛中,数万名球迷依旧前往现场观战,泽尼特的死忠球迷甚至打出横幅,表达了对于俱乐部的无限支持。

  当时俄罗斯已经有了50多例阳性案例,其中5例就出现在圣彼得堡,莫斯科市颁布了禁止5000人以上的集会,而圣彼得堡人向来是不忿莫斯科的。

  随着疫情四处开花,欧洲大部分地区都已经陆续停摆,俄超联赛成为了在3月中旬还在坚持进行,甚至在很多地方都不限制球迷入场的比赛。

  最终在3月17日,由于来自政府部门的政令愈发严格,俄超联赛宣布了暂停比赛的决定。刚开始,俄超联赛打算暂停至4月10日,病毒不会给任何人面子,而俄罗斯人也没打算给病毒面子。

  因为就在宣布暂停的同时,俄超联赛主席普里亚德金就表示,他们已经做好了复赛的准备:

  “我们已做好了各种赛程预案,比赛日期会及时公布出来,所有一切都要根据我们国家机关的命令安排!”

  封禁生活沉闷无聊,因为财政状况的原因,很多球员都和俱乐部达成了减薪协议,不过在压抑的气氛里,俄罗斯人总会搞出一点让人咋舌的事情。

  如果说马尔科姆收到了由无人机送来的俱乐部月度最佳球员的奖杯,背后有那么一点点俱乐部品牌宣传的味道,那么有着降级风险的苏维埃之翼和奥伦堡在联赛暂停的第二天就宣布下周恢复训练,足以彰显俄罗斯的剽悍。

  5月22日,奥伦堡俱乐部宣布,在队内进行的病毒检测中,查出了包括三名球员和一名守门员教练的阳性结果。

  根据俱乐部的说法,这四人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症状,将接受自我隔离和进一步的检查,然而如此大规模的队内感染并没有影响俄超联赛在6月下旬重启的决定。

  5月17日,目前在莫斯科火车头效力的秘鲁球星法尔范新冠核酸检测呈阳性,这是俄超联赛第一次发现球员感染的情况。

  从那之后,喀山鲁宾、莫斯科迪纳摩、克拉斯诺达尔、叶卡捷琳堡乌拉尔、莫斯科斯巴达克,再算上奥伦堡和莫斯科火车头陆续都发现了球员和工作人员“中招”。

  面对四处爆雷的联赛形势,俄超联赛的组织者考虑的问题并不是“还要不要重启联赛”,而是“要不要让观众入场”。

  “如果形势允许,我们也将考虑让球迷们观看余下的比赛,但所有这一切,只能是根据政府的决定来实施,而且还必须符合医学方面的要求!”

  根据俄超联赛主席普里亚德金的想法,看台上没有观众,足球比赛会彻底变味,不仅球员们会减少比赛的动力,俱乐部也会在财政收入上受到损失。

  俄超联赛的俱乐部在赛事转播部分其实拿不到可观的分红,比赛日门票收入依然是不可忽视的重要经济来源,所以这后一点理由,得到了很多俱乐部的支持,其中就包括莫斯科斯巴达克、克拉斯诺达尔和叶卡捷琳堡乌拉尔俱乐部。

  6月17日,就在俄超联赛即将重启的前两天,罗斯托夫俱乐部出现了阳性案例,而且一出就是六例,更为糟糕的是,不仅所有一线队成员、教练组和很多工作人员都被判定为密切接触者,而且此前一线队还和预备队打了一场训练赛,预备队也要接受为期两周的隔离。

  此事一出,罗斯托夫无人可用,反对复赛的声音立刻高涨了起来,然而等待他们的只是更为猛烈的反对:

  “为什么其他球队要承担(罗斯托夫管理不善)的后果?为什么要推迟罗斯托夫和索契的比赛?为什么听话的人要为不听话的人付出代价?”

  俄罗斯《体育快报》的观点代表了很多人的看法,于是还要保级的索契拒绝了罗斯托夫将比赛改期的提议,为了不被判负,后者只好派出青年队前往索契。

  而且当两支球队走进球场时,看台上还有近3000名球迷正准备观看这场奇特的比赛。

  6月19日,俄超重启,这场以奇特的方式吸引了全世界很多球迷的比赛也正式打响。

  罗斯托夫的球员走进菲什特奥林匹克球场,稚嫩的他们满脸都是青涩。根据罗斯托夫的官方社交媒体所说,首发11人的平均年龄只有17.2岁,这个数字创造了俄罗斯历史、甚至是自苏联以来,顶级联赛最年轻的首发阵容。

  比赛开始,面对这样的一个对手,索契显然有些过分放松。开场还不到一分钟,罗斯托夫长传球攻到前场,赫罗莫夫连停带过,回做给了插上的罗曼诺夫,后者对着死角一脚推射,皮球直接窜进了网窝。

  进球后的罗曼诺夫非常兴奋,他跑到角球区肆意庆祝,身后的队友也纷纷和他抱在一起,这一刻,什么病毒、什么社交距离,都被抛到了脑后。

  罗曼诺夫只有17岁,这粒进球也使他成为了俱乐部历史上最年轻、俄超历史第三年轻的进球者。

  这粒进球显然刺激到了索契的球员,毕竟从年龄上来说,他们可真的能算是罗斯托夫球员的老大哥了。

  比分落后,索契开始对罗斯托夫的球门发起猛烈的进攻,5分钟后,索契从左肋突入,莫斯托沃伊的射门被罗斯托夫门将丹尼斯-波波夫挡了一下,即便后来还有罗斯托夫后卫阿布拉莫夫试图解围,还是没能阻挡皮球弹进门线内。

  作为近几年俄罗斯足球的锋线杀手,科科林这几年过得也是相当不顺。2018年,他和马马耶夫先是在停车场殴打了一名电视台司机,随后又在一家咖啡厅里用椅子袭击了一名韩国裔人士,并且还对其吼道:

  结果,被打的人来头都不小,那位司机是俄罗斯第一频道电视台著名女主持人奥莉加·乌沙科娃的司机,而那位韩国裔人士则是俄罗斯工贸部的官员杰尼斯·朴。

  莫斯科警方起初以“斗殴罪”对两起事件进行调查,但被打的工贸部官员杰尼斯·朴的律师使其委托人的案件重新定性为更严重的“流氓罪”,结果法庭以公共场合斗殴,判处科科林和马马耶夫犯有“流氓罪”,分别处以18个月和17个月的监禁。

  去年9月,在监狱里表现良好、换取了一些减刑的科科林得以出狱,但是一年多没有踢球的他状态大不如前,在今年俄超联赛的冬窗期间,泽尼特同意了索契租借他的交易,球员拒绝前往球队,泽尼特直接将其下放至预备队,直到2月17日他才最终接受了此次租借。

  当年,科科林的经纪人还嫌弃阿森纳没有获得什么太好的成绩,然而时光荏苒,因伤错过了本土举办的世界杯,又因场外原因蹉跎了一年多的时光,如今29岁的科科林再也不具备“传阿森纳”的实力了。

  本场比赛,科科林上演了帽子戏法,但是就像实力出众、经验丰富的索契10球横扫对手一样,再怎么赢也都是胜之不武。

  赛后,罗斯托夫的小门将丹尼斯-波波夫力压“戴帽”的科科林,被评为了本场比赛的最佳球员。

  全场比赛,波波夫送出了15次扑救,其中包括多次远射、倒钩,甚至还有一记点球。虽然还是丢了10个球,但连远方的英国媒体都注意到了他,《每日邮报》就用上周批评德赫亚的罗伊基恩来表扬了他的表现:

  从一方面来说,什么都没有做错的他们不应该接受这样的失败,因为做错事情的是那些大人们。而从另一方面来说,当俱乐部遇到这样的难题时,罗斯托夫青年队的球员和教练敢于挺身而出,即便这个结果比被技术性判负还要惨烈,但毕竟罗斯托夫还是站在了场上。

  正如罗斯托夫社交媒体在赛后所写下的这句话:“我们相信你们也同意球员们已经为每一寸球场拼尽全力,每个人都展现了最棒的态度和品质!”

  就在这场比赛之后不久,莫斯科迪纳摩又出现了三例阳性。和罗斯托夫一样,莫斯科迪纳摩全队也要进入14天的隔离程序,不过比罗斯托夫幸运的是,他们的对手克拉斯诺达尔同意了比赛延期的要求。

  现在,两个俱乐部都进入了长时间的隔离当中,受到影响的比赛越来越多,然而俄超联赛并没有考虑“要不要就此结束联赛”,而是在考虑“‘一人阳性全队隔离’是不是太严厉了”。

  毕竟俄超联盟主席普里亚德金早就说过:“联盟从来就没考虑过联赛打不完的预案。”

等待足球:方案待批复 筹备已到位

June 30, 2020 Post in 默认分类 0

等待足球:方案待批复 筹备已到位

  6月底做完第二次核酸检测,在京的中国足协相关员工就将于7月初分批前往苏州赛区集中办公,筹备本赛季中超联赛开赛事宜——中国足协预计在7月初收到主管部门关于中超联赛开赛方案的批复意见,如果不出意外,随着版权商和电视转播机构工作人员陆续前往赛区,7月18日或者延后一周的7月25日将成为本赛季中超联赛举行揭幕战的“大日子”。

  按照时间推算,中国足协会在7月第一个周末宣布新赛季中超开赛日期及相关政策细则,这样既可以给俱乐部留出大约3周的最后准备时间,也可以让全国的体育爱好者在CBA第一阶段的间歇期盼望足球的到来——复赛后的CBA联赛恰好会在7月第一个周末完成第一阶段赛事。

  6月20日复赛至今已有10天的CBA联赛是中超联赛开赛最现实的“参照物”——作为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重启的唯一全国性赛事,CBA最近两周掀起的这一波篮球热潮甚至远远超出去年夏天在国内举行的男篮世界杯赛。

  CBA联赛为跨年赛制,2019年11月便已开赛,若无疫情影响,46轮常规赛应当在今年3月中旬结束,至4月下旬第一轮季后赛及1/4决赛和半决赛结束,5月初决出总冠军——疫情打乱了CBA的整体部署。但6月初CBA的复赛方案得到主管部门认可,原先的4个小组被分别安排在青岛和东莞两个赛区进行封闭比赛,比赛密度增大,至7月4日第一阶段将告一段落,稍作调整后20支球队将全部在青岛赛区集中完成常规赛剩余比赛(10轮比赛),12支晋级季后赛球队将在7月27日之前产生。

  对于中国足协而言,CBA联赛的防疫手册和赛事筹备紧急方案都有极为实用的参考价值,但足球比赛与篮球比赛在赛事条件方面仍有本质性区别。参与人员更多、涉及范围更广的足球联赛,需要更加完善,甚至更加严格的开赛计划——这也是中国足协此前信心满满递交开赛方案却被主管部门要求补充修改的主要原因。

  “CBA球队一周可以打4场甚至5场,另外所有球队都有1个连续两天打比赛的‘背靠背’,赛程确实‘魔鬼’,不过球员们咬牙还能坚持下来。可是足球是不可能打这么密集赛程的,不光球员受不了,场地的草皮也受不了。”有赛事专家向记者分析中超联赛开赛需要克服的实际困难:“NBA球队打‘背靠背’的比赛其实非常习惯了,但全世界也没有足球连续两天打比赛的先例,世界杯上小组赛3天一场球员就已经很辛苦了,打到后面休整时间会更长,球员能承受最大限度的比赛是一周3赛,这还需要球队起用大量替补球员进行轮换,不然球员受伤得不偿失。另外比赛球场的天然草皮,也禁不住密集使用,一般来说,一场比赛踢完需要3天的保养和休整,草皮才能恢复到适合下一场比赛的程度,这是自然条件的限制,不像篮球馆的地板可以承受高密度的比赛。”

  据记者了解,中超公司甚至准备了数十套赛程方案以便根据具体情况完成推进,但其中“分组、分赛区、分阶段”的基本原则不会改变。

  依据蛇形分组原则,分在大连赛区的A组8支队分别是广州恒大、江苏苏宁、山东鲁能、河南建业、大连人、广州富力、上海申花以及深圳佳兆业,目前大连赛区可以提供大连体育中心和金州体育场两座比赛球场和两个备用球场;分在苏州赛区的B组8支球队分别是上海上港,北京国安、武汉卓尔、天津泰达、重庆当代、河北华夏、青岛黄海、石家庄永昌,他们可以使用苏州体育中心、苏州奥体中心和昆山体育中心3座球场。

  双循环赛制使得每支球队要在第一阶段完成14轮比赛,这也是中国足协综合多种因素确定下来的比赛场次,而一周双赛的节奏,使得第一阶段的中超联赛“封闭赛事”的时间长达8周,换句线月底中超联赛才会完成第一阶段赛事——这比CBA复赛第一阶段15天的赛程多出将近3倍时间——至于争冠组和保级组的赛程,“即便疫情平稳,恢复主客场制的可能性也不会太大”,并且需要在国家队和亚冠赛事间歇期完成。

  在按照既定计划9月底完成中超联赛第一阶段比赛任务后,中国足球将进入“国足时间”。

  亚足联“在今年内完成亚冠联赛赛事和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40强赛”的态度非常坚决,上周亚足联竞赛委员会向执委会发送本年度亚洲足球赛事计划,这份计划包括亚冠联赛、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等多项重大赛事日程安排,其中国家队面对的4轮40强赛时间基本确定在10月中旬以及11月上旬的4个国际比赛日,这也为各会员协会协调自家联赛赛程提供了赛历依据。

  对于多个“亚洲足球大国”而言,协调国家队赛事与联赛之间的赛程衔接只是常规操作,不过疫情期间需要更多的考量——韩国K联赛是今年亚洲范围内最早开赛的职业联赛,5月8日K联赛揭幕战,至今将近两个月时间完成了9轮比赛,老牌劲旅全北汽车高居积分榜首;日本J联赛定于7月4日复赛,J联赛在今年2月“冒险”开赛,但比赛仅进行1轮便宣告暂停,在提交长达70页的防疫手册之后,日本足协获批在7月第一周重启联赛,但“7月11日起可以有不超过5000人的场内观众(互相之间间隔1米)”的试验性做法,还是让人对J联赛心存疑虑;阿联酋足协在3天前确定该国本赛季联赛9月3日揭幕;菲律宾联赛尚未正式公布复赛时间,当地媒体预测该国联赛7月15日复赛;值得一提的是3月6日才暂停的叙利亚联赛,5月28日便开始复赛,至今已完成5轮比赛。

  菲律宾队和叙利亚队是国足冲击12强赛路上两只“拦路虎”,眼看对手都在“以赛带练”,国足自然不愿落后——9月底中超联赛第一阶段赛事结束,国足便要集训备战40强赛,而在联赛进行当中,国足也希望能挑出一周用来“短训”以便国字号球员早做准备,但目前中超赛程已经足够紧密,恐怕很难满足国足“一周集训”的安排。

  依照40强赛赛程,国足10月两个对手马尔代夫队和关岛队均非强队,国足也并非一定要在中超赛程当中占用一周集训,毕竟联赛才是中国足球的真正根基。

  当然,尽管各项筹备工作都在紧锣密鼓进行当中,但中超联赛仍然存在着无法开赛的可能性——“防疫安全第一,国家队世界杯预选赛第一”的红线,对于职业联赛、对于社会足球都是不可逾越的天堑。

最迟明年一季度完成合并?横在PSA与FCA面前的障碍还有很多

June 30, 2020 Post in 默认分类 0

最迟明年一季度完成合并?横在PSA与FCA面前的障碍还有很多

  6月25日,标致雪铁龙集团(PSA)首席执行官唐唯实在集团年度股东大会上表示,与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FCA)的合并是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及其不确定性的最佳解决方案,集团将严格遵守与FCA合并的时间表,最迟于2021年第一季度完成双方的合并。

  受到疫情及其他因素影响,PSA和FCA集团的合并受到外界关注。针对此事,唐唯实表示,此时并非是重新审视与FCA集团交易的时刻,并警告各方不要企图破坏与FCA集团的合并计划。

  PSA与FCA重组合并本就面临着来自欧盟反垄断监管机构、双方股东、意大利政府等多方阻力,疫情席卷欧洲重创欧洲汽车产业,更是让双方的合并一波三折。

  6月26日,据《欧洲汽车新闻》报道,FCA董事长约翰·埃尔坎在FCA年会上表示,与PSA的合并是两家公司度过疫情危机的最佳途径。他也表示,疫情危机并未推迟两家车企到明年第一季完成结盟的计划。

  2019年12月18日,PSA与FCA正式签署了具有约束力的合并协议,双方业务以50:50的比例合并,以创造全球销量第四、收入排名第三的汽车集团。按照规划,合并将于明年一季度完成。然而受今年肺炎疫情影响,工厂关闭和汽车销量大跌后,这两家汽车制造商都面临现金流压力。

  6月26日,FCA首席执行官麦明凯表示,该集团完全意识到疫情“在可预见的未来”仍然会存在,但企业可以依靠其品牌组合和坚实的商业计划来缓冲疫情造成的冲击。

  麦明凯还表示:“这是FCA与PSA合并带来的巨大优势。我坚信随着市场的复苏,我们将重拾这场可怕疫情爆发前的积极势头。欧盟对合并的反垄断调查预计不会推迟交易完成的时间表。两家公司将继续本着我们从一开始就确立的建设性精神与欧洲委员会进行接触。”

  PSA和FCA高管均表示,合并初期保守估计将产生至少37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94亿元)的协同效应。37亿欧元这个数字被唐唯实称为“下限”,将在第四年前达到,其中40%来自平台等产品费用,40%来自购买节省,20%来自信息技术等其他功能。

  根据双方计划,新集团将拥有标致、雪铁龙、DS、欧宝、沃克斯豪尔、阿尔法·罗密欧、克莱斯勒、道奇、菲亚特、Jeep、蓝旗亚、玛莎拉蒂、RAM和SRT等互补的产品及品牌组合,从主流到超豪华的品牌布局将满足不同收入人群的需求。新集团在轿车、SUV和皮卡等产品线的布局也会变得更加完善。

  6月22日,在召开股东大会之前,PSA集团股东曾呼吁PSA更改与FCA的合并条款,以应对全球汽车行业的低迷以及这家意大利-美国汽车制造商不明朗的发展前景。

  “为了渡过产业衰退期,PSA正大力削减成本、强化资产负债表;相比之下,FCA的财务状况却越来越脆弱。”PSA的法国投资者Phitrust在一份声明中表示,PSA和FCA的财务状况已经发生巨大变化,“即使回到签署合并协议的2019年12月,双方基于各自的情况考虑,也没有理由以50:50的比例进行合并”。

  6月24日,据《路透社》报道,FCA已获得意大利政府提供了63亿欧元(约合人民币500亿元)国家担保贷款,为该公司在肺炎疫情危机中恢复实力铺平道路。而PSA强劲的资产负债表和成本削减措施帮助其度过了因疫情而导致的销量低迷期。

  然而,由于即将与PSA产生的合并以及合并后的新公司注册地位于荷兰,如果意大利政府对担保贷款有附加条件,那么该项债务担保也引起意大利方面的争议。由此可以看出,合并后的企业还将面临更多更复杂的状况。

  作为双方之前协议的一部分,FCA同意向其股东支付55亿欧元的一次性特别股息,这个数额将使两家汽车制造商的市值相等。但自肺炎疫情危机以来,两家公司的股价都大幅下跌。这也是与PSA合并的关键因素,目前有关这笔股息的支付细节至今都没有公布。

  6月25日,当被问及双方是否会修改合并条款以应对全球汽车行业的低迷时,唐唯实表示:“这项协议是建立在双方平衡的基础上的,我们在这个基础上已经努力了很长一段时间,今天讨论该问题的时机尚未成熟。”

  当地时间6月17日,欧盟反垄断监管机构指出,PSA与FCA的合并可能损害14个欧盟国家和英国小型货车市场的利益,因此,双方合并还将面临长达4个月的反垄断调查。

  “随着我们在跨公司项目团队中不断取得进展,我们将向EC(欧洲委员会)和其他监管机构详细介绍合并对我们的客户、欧洲行业和每家公司的实质性好处。”PSA与FCA在联合声明中指出。

  据了解,PSA与FCA的合并交易已在美国、中国、日本和俄罗斯获得批准。但在欧盟反垄断监管机构对交易进行初步审查时,PSA与FCA并未对此作出让步。

  唐唯实表示,在提交给各机构的20份反垄断档案中,“至少有10份”已获得批准。而双方的合并最后能否按照时间表顺利推进,依然要等待欧盟反垄断调查机构最晚于10月22日公布的最终调查结果。

  此外,唐唯实和麦明凯均表示,欧盟对双方合并的反垄断调查将不会推迟合并完成时间表。双方也都表示有信心合并协议最晚将在2021年第一季度完成。

中国足球归化第11人曝光!将是中超最年轻入籍球员可为国足出战

June 30, 2020 Post in 默认分类 0

中国足球归化第11人曝光!将是中超最年轻入籍球员可为国足出战

  据悉,新赛季中超最有可能会在8月初开赛,目前各队都在积极备战,也包括了天津泰达。其中天津泰达正在为来自秘鲁的小将曹阳正操作入籍手续,也是备受关注,如果通过审核,曹阳正将是中国足球归化第11人,也是未来中超最年轻的入籍球员。

  出生于2001年的曹阳正,司职中场,效力过秘鲁乙级联赛,其中曾祖父是中国人,姓曹,来自广东,早年前往秘鲁居住,属于第三代华裔,虽然曾入选过秘鲁U19,但没有正式出场纪录,其情况和艾克森类似,所以曹阳正能够代表中国的国字号球队出战的资格。

  据《天津日报》的消息,曹阳正是典型的南美中场球员,虽然身材不高,但是脚下频率快。其中跟随天津泰达训练期间,曹阳正的速度和小技术已经超出了国内的同年龄段球员,这也是俱乐部有意归化的主要原因。不出意外的话,曹阳正有希望在下半年拿到入籍资格,正式成为一名中国人。

  迄今为止,中国足球已经归化了多名球员,包括了李可、侯永永、艾克森、德尔加多、阿兰、高拉特、蒋光泰、洛国富、费南多、萧涛涛等等,其中钱杰给是恢复国籍,所以不包含在内),而如果曹阳正入籍成功的线人。

  目前德尔加多无望为国足出战,侯永永和蒋光泰的手续比较麻烦,高拉特的审核也遇到了问题,而即将有希望被归化的曹阳正,未来代表国足出战只是时间问题,只要通过国际足联的审核即可。

  现在天津泰达和曹阳正都在等待审核结果,一旦完成,天津泰达将成为继北京国安、广州恒大、山东鲁能之后,第四支走上球员归化道路的中超俱乐部,而曹阳正也是中超未来最年轻的归化球员。